从2014年成立之初48亿元的承诺基金管理规模发展到2017年底的 657亿元,毅达资本管理规模实现了近14倍的增长。不到4年的时间,毅达资本新增了269个项目的投资,投资总额163亿元,带动了超过15万人员的就业,公开资本市场上市企业数量累计达到135家,还有一大批优秀企业在培育之中。这是今日,毅达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应文禄在GIFT首届长三角经济圈创新资本峰会上分享的数据,也是毅达资本改制后所取得的成绩。

2013年底,在江苏省国资委的直接指导下,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实施内部混合所有制改革,毅达资本2014年2月应运而生,成为一家完全市场化的机构。这次改革可以说是非常成功,这是外界对此的一致评价。 高投内部混改也于今年1月被评为“2017中国改革年度十大案例”,是唯一入选的企业案例。

“前一段时间有一篇文章很火,也是我们的同行写的,叫做‘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跟你说’。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不论是投资机构、还是投资人,还是企业家、创业者,如何在这个快速变革的时代重新寻找自己的定位?“应文禄给出的答案是:从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用投资定义未来。

以下为应文禄的演讲。

一、 不确定性:汹涌的浪花

(一)无声的硝烟

最近的世界不太平,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美两国贸易战不断升级,无声的硝烟已经蔓延。未来将对中国的经济和产业肯定有影响,但究竟有多大?

(二)变幻的政策

IPO审核标准提升、对“独角兽”企业开辟IPO绿色通道、资管新规的出台、央行定向降准,政策不断变化,我们该如何应对? 

(三)迭起的风口

一会儿视频直播、一会儿共享经济、一会儿又是区块链,风口不断迭起,投资该往何处去?

这些都是大的宏观形势,复杂多变,无法预测。

但是汹涌的浪花改变不了暗潮的流向,我认为,以下三点是可以确定的:

二、确定性:不变的浪潮

(一)开放与产业融合的大趋势不变

扩大开放的趋势不会变。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产业融合的趋势不会变。这种融合既包括全球供应链的融合,也包括传统业态和新兴业态的融合,既包括线上线下融合,也包括产业之间跨界融合。

(二)中国经济发展的主旋律不变

国内政局稳定,国泰民安是中国经济能够持续保持发展最可靠的基石。

我们内部的营商环境越来越好。过去权力经济、政府依赖、资源依赖的经济发展格局、各种“隐性壁垒”正在逐步打破,在这种公平的商业环境中,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和企业家被社会的认可度越来越高,我相信真正有能力、有梦想的创新创业企业将源源不断地脱颖而出。 

(三)创新创业对社会发展的驱动力不变

目前,很多传统的企业都在叫苦,生意不好做,没利润。但也有人风生水起,他们是做什么的?创新经济。当下创新创业的热情已经被点燃。

三、用投资定义未来

优秀的投资人,应该忽略短期的波动,投资于必然的大趋势。一句话就是宏观投国运,微观投企业。

投国运,就是要顺大势

大势一:投资消费升级

就人均GDP而言,中美差距很大,美国位居全球第8,中国全球第74位,接近于美国20世纪70年代末的人均GDP水平。人均GDP有几个重要节点,1000美元以下是低收入国家,4000美元以下是中等偏下收入国家,4000-12000美元是中等收入国家,中国8500美元应该属于中等收入偏上的国家。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有两个比例反差较大:  

(1)在食品、衣着等满足基本生活需要方面的支出方面,美国分别是12.6%、3.1%,总的加起来大概在15.7%,中国食品、衣着支出分别是30.1%、7%,占比高达37.1%。

(2)在医疗护理和保险方面,美国占比高达21.1%,中国医疗保健方面占比只有7.6%。

时下,中国一部分有钱人喜欢到欧美、日本看病和保健,那是因为中国缺乏这样的高端医疗服务,其实我们也开始有了。最近有一条新闻大家不知道有没有关注到,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接见了“博鳌超级医院”的院长李兰娟院士,将来在博鳌超级医院将享受到国际最前沿的新药品、新器械、新疫苗。其实,这家超级医院的幕后管理和运营者就是我们毅达资本主导投资的企业树兰医疗。树兰医疗是一家非常有特色的医院,今天树兰医疗的总裁郑杰也来到了现场。当时投资树兰医疗主要有三方面的考虑,首先,树兰医疗的创始人是一对院士夫妻,丈夫郑树森是国内最知名的肝胆外科、肝移植专家,妻子李兰娟是国内知名传染病学科专家,这样豪华的创始人团队在全国都是绝无仅有的;其次,虽然两位院士都年近70岁,但是他们依然奋战在医疗前线,那一天,我清楚的记得李兰娟院士是在料理完她妈妈(高寿105岁)的后事后第一天来上班,和我聊了很久,她告诉我,郑院士前一天晚上帮病人动手术12点才结束,他们饱满的工作热情感染了我;第三,我们认为,民营办医是一个上升的市场,树兰医疗聚合了国内最高端医疗资源,全国70多位临床院士都是树兰的专家资源,每月都有院士坐诊,口碑效应非常明显。记得当初我现场参观医院时,我发现树兰的病床利用率非常高,树兰一张床位平均每年营收120万,这个数据已经是一家三甲医院需要花将近20年才能达到的业绩,树兰医疗用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实现了这个突破。这其实就是一种消费升级的缩影。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的消费结构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启示,随着人均GDP的增长,食品、衣着等基本生活需求占比显著下降,而医疗护理、金融保险、文化教育娱乐等方面支出占比将显著提升。这符合马斯洛的基本理论。

从我国近40年消费结构变化的路径也可以进一步印证这种趋势也是非常明显的。

第一个阶段,改革开放初期的彩电、冰箱、洗衣机

第二个阶段,2000年以后的车子、房子

第三个阶段,现阶段的健康、快乐、幸福

说到底就是从日用消费品满足阶段到耐用消费品满足阶段的转变,是从有形商品到无形服务的转变过程。

作为投资来讲,应该要提前捕捉到这种变化,前瞻性的进行布局。消费的升级其实代表了人民对幸福生活的追求,这也与毅达资本一直以来的投资布局不谋而合,毅达资本有专门的文化和现代服务业部门,这些年,我们在文旅教娱、现代服务、养老健康等消费升级领域累计投资了八十多家企业。有不少是科技和消费的深度融合,像汇通达、茄子快传、一块互动、新鼎明、聚禾影画、龙腾出行、真旅网、映霸科技等,今天,有三十家多企业代表将参加下午的文化产业峰会,感兴趣的朋友下午也可前往观摩交流。

大势二:投资技术进步和高端产业集聚

再给大家分析一个对比数据,美国2017年的GDP总量为19.36万亿美元,是绝对的老大,中国2017年GDP总量为12.24万亿美元,排在世界第二。经济学有一个著名的原理,叫做“修昔底德陷阱”,指的是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霸主,而现存霸主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摩擦和对抗变得不可避免。最近发生的中兴事件就是一个典型案例,中国再韬光养晦也没用,我们必须用积极的态度去应对这种挑战。

这种积极的态度是什么呢?

我认为应该是将国家多年来增强的国力、增长的财富引导到加大对科技的投入和高端产业集聚的支持上来。

历史上,事件驱动成长的案例很多。1999年南斯拉夫大使馆轰炸事件就加速了我国军工产业国产化水平的提升。

我认为,在现阶段,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林毅夫提倡的“新结构主义”是有阶段性意义的,他认为,经济增长的本质是技术结构、产业结构的不断变迁,劳动与资源不断由附加值低的产业到附加值高的产业重新配置、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硬件基础设施与软件制度环境不断完善的过程。

说白了,在中国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的土壤已经具备。

我们去年在昆山投资了一家企业,叫做华辰重机,它是研发生产全自动数控轧辊磨床的企业。大家可能不清楚轧辊磨床是做什么的,但应该听说过轧辊。轧辊的作用就是将钢板反复轧制,使其从厚变薄的过程。轧辊连续工作,精确性就会变得很差,表面就会磨损,过去我们轧辊磨床设备全部要从国外进口,价格贵、服务也不够。华辰重机三个创始人从大学毕业后就进入轧辊行业,1995年开始创业,近三十年潜心研发全自动数控轧辊磨床技术,目前华辰重机产品精确度已达微米级别,与排名世界第一的德国赫克利斯技术水平不相上下,产品销量排名世界第一。几乎所有知名的钢厂和有色板材厂都是他们的客户,绝对是这个行业的隐形冠军。

中国的产业要由大变强,拥有话语权,就需要更多这样的“隐形冠军”。这么多年来,毅达资本一直坚守着投科技、投中小、投实体、寻找行业里的优秀企业,尤其是B端的隐形冠军,我们特别青睐进口替代能力比较突出的企业,有工匠精神的企业家,这是我们一以贯之的战略定力。

我们全社会要真正营造鼓励科技创新的氛围,将推动科技进步和产业高端化上升到增强国力的高度上来,把自己做的更加强大,不受制于人,才不会受人欺负。科技强,国家强;产业兴,国家兴。

大势三:投资并购整合

我国经济已经从10%以上的高增长回落到6.9%的中低速增长阶段。有人说,中国已经进入存量经济时代。

去年8月,国家专门发文鼓励机构在并购重组、盘活存量上做文章,为产业升级、国企混改、一带一路等方面提供资本支持和更加专业化的服务。

有效的并购必须是赋能式并购。以毅达曾经主导的超图软件和国图信息的并购为例,这两家企业当时都是我们投资的企业,超图在北京,是我们2007年投资的,于2009年第一批创业板挂板上市,国图在南京,是我们2015年投资的。超图的优势是自己研发的底层GIS地理信息技术软件,技术实力很强,国图信息的技术软件来自于美国,但是市场拓展能力很强,是在市场中打拼出来的企业,两家企业经常在招投标中碰到。我们当时判断,两者如果融合,一定能够产生非常好的协同效应。后来经过我们撮合,双方在我们公司举行牵手合作仪式,我是司仪。实践也证明,这次整合并购获得了很好的效果。

为了系统化的抓住并购重组这一轮大机遇,去年,毅达资本引入国内顶尖投行并购团队,经过近半年的准备,两只共40亿的并购基金这个月已经正式成立。

在西方,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企业会选择并购上市,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企业选择IPO,中国现在是倒过来的,在IPO审核标准不断提升的大形势下,我们的企业要学会多条腿走路,IPO和并购整合都是证券化之路。

微观投企业

刚刚讲的是宏观投国运,谈的是投资方向的问题,实际上,投资投的都是一个个鲜活的企业,根据我们这么多年的投资经验,投资的要义就三点,一是投成长性,二是投人,三是投安全边际。

1. 投资就是投成长,只有成长才有价值

去年我去山西运城调研一家国内知名的卡车企业,在那里我碰到了奔驰汽车动力总成全球总裁亚历山大先生,我们在一起交流时,有一点让我印象深刻。他说,他2年不到的时间去过这家企业7次,回德国后,他的同事问他,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到什么阶段了,他告诉他们,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已经发展到第二代、第三代,而德国还在花精力讨论框架、讨论标准,中国的企业家勇于创新,敢于实践,这一点非常值得敬佩。

这家企业也就是我们后来投资的大运汽车,这些年来,大运汽车在技术方面不断进行创新,从传统的燃油燃气发动到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大运都走在了市场的前列,今天的大运已经成为国内卡车行业唯一进入前十的民营企业,市场占有率和市场覆盖面在快速提升。去年营收突破100亿元。董事长远勤山的梦想是希望把大运作成卡车行业里的长城。

我们理解,技术不是拿来的也不是买来的,而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投企业也是如此,一定要以长期的心态去做投资,找到好的企业,和它一起成长。

2.投资就是投人,这是我们的核心要义

我梦中的情人,就是寻找到一流的技术和一流团队结合的企业。

在我们公司内部,遇到比较重大的项目,我们的项目团队都会请我出来跟企业家沟通,在和企业家沟通的过程中,我更关注企业家的工作状态以及企业家的胸怀。

上周二,我接待了徐州的一家企业,父子俩一起来的,企业做的不错,在我的认知里,苏北比较成功的企业家基本上都会在南京购置房产。我就顺口问了他们,是否在南京买房,企业家的儿子告诉我,他的父亲今年64岁,至今每天吃喝睡都是在厂里,一辈子的精力都扑在了公司的事业上。我说:“对,优秀的企业家都是这样。企业家企业家,企业就是你的家”。他的儿子听到我说这句话之后,我观察到他的眼底是湿润的。

今天来到现场的还有我们投资的一位女企业家,她就是第一车贷的李海燕。第一车贷完成A轮融资后邀请我参加了他们的一场活动,至今我还记得她说的一句话,她说,创业就是要拼搏到无能为力,创业到感动自己。

这样的企业家,我们不投他们,还投谁?中国优秀的企业都是拼出来的。

3.被投企业的安全边际也是投资的安全边际

上周五下午,车置宝的创始人黄乐来我办公室和我交流,谈最近的融资安排。正好几天前,南京市发布了首批培育独角兽企业名单,车置宝也在这份名单里,我跟他讲,独角兽只是个概念,不要在意这个称呼,而应该把融资的钱专注在建立护城河上,把资金花在如何构建更好的IT系统、打造更好的团队、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

黄乐虽然是第一次创业,但是这一路走来,他稳扎稳打,没有简单的玩烧钱游戏,黄乐深知,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钱烧光的那一天,就是企业倒下去的那一天。

企业有了护城河,毅达就有了护城河,企业的护城河越宽,我们投资的安全边际就越高。

四、毅达的礼物

这次的会议主题是GIFT峰会,GIFT其实还有一层“礼物”的意思。投资一定是“春江水暖鸭先知”,我们在投资一线,我们判断,未来一两年,资金将会变成稀缺资源,中小企业融资的成本将越会来越高。

建议企业不要高负债、高杠杆、高质押,不论是已经上市的企业还是广大的中小企业,一定要有财务规划意识,一定要将资金用在刀刃上。

五、结尾

讲到汹涌的浪花、不变的浪潮,谈到我们的投资方向,我在准备这个PPT时,想起我以前读过的一首诗,就是500多年前王阳明老先生写的这首《泛海》,来和大家一起分享。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 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无论是今天中美贸易战形势下面临的各种压力,还是未来国内经济发展过程中将遇到的各种困难,再多的艰难险阻,都将是太空中的浮云,天空依然湛蓝。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全球化趋势不会改变,中国崛起的主旋律不会改变,一批真正有科技实力的企业一定会成长起来,我希望,广大的投资人和我们一起去支持这些优秀的企业去发展。共建利国、利企、利投资人的生态圈,巴菲特之所以产生于美国,是因为他处在一个美国的国运不断上升的时期,是因为他的主要投资布局在美国。而我坚定的相信,21世纪一定是中国的世纪。


投资界|毅达资本应文禄:上市企业达到135家,不到4年资本管理规模增长14倍,“用投资定义未来”

2018年04月30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