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风往哪里吹、资本就朝哪里投,还是资本大潮涌流成风口的形状,总之资本大热往往会连着创业的喧嚣,理性和感性之间的抉择一直存在。

  2017年即将收尾,这一年投资人、创业者依旧寻找并创造着风口,熬过了前两年的“寒冬论”,创业与投资市场在“冷静”中迎来各种影响深刻的重大事件。投资界梳理了过去一年时间里创投圈的关键词,从大热的行业、细分领域到资本圈主要动向、政策走向均有涉猎,且回顾且珍惜~

  资本风口大起大落:共享单车两重天,无人便利店火热

  2017年都有谁被吹上风口?共享经济持续火热,除了单车之外还涌现出各种物品;抓娃娃机崛起,虏获一众少女心;迷你KTV一段时期里抢占各大新闻网站头条位置;无人便利店随着新零售的概念迅速崛起;还有大佬们都想all in的AI……

  经历了2016共享元年的重重打磨,今年的共享经济起起伏伏且显出冰火两重天的势态来。先是各种奇葩项目,如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时间等纷纷上线,下半年起倒闭潮又呼啸而来。一边是在2017年拿到10多亿美元投资的摩拜、ofo;另一边是轰然倒下的小蓝、酷骑、悟空、町町,以及人去楼空的小鸣……共享充电宝,这个让思聪打赌吃翔的、已经不再新鲜的事物,也开始了一波死亡潮,PP充电悄悄退出行业、乐电公开宣布停止运营……

  朱啸虎对共享单车“90天结束战斗”的老梗早已过去,今年年中,他和马化腾就“摩拜ofo谁老大”的朋友圈互怼又成为新的看点。临近年底,关于两家合并的声音又开始不绝于耳,不论如何,对于摩拜和ofo来说,“合并”绝对不是今年的关键词,对于投资人和行业来说,想看到这一幕,最少要明年见了。这一山二虎的状态,不知可以持续到何时?

  2017年,中国的零售业态在互联网和新技术的助推下出现了很多新变化,马云提出新零售,随后推出的无人便利店淘咖啡迅速把这个概念引爆,各种新型便利店拔地而起,争夺这个“全新的”线下流量入口。阿里说“新零售”,腾讯说“智慧零售”,京东说“无界零售”,尽管大家都避免使用友商的新词,但这些花花绿绿的概念背后,零售业态正在进行的转型已是在所难免。

  小而美的便利店、无人店、无人货架遍地开花,比如缤果盒子、F5、Moby商店、果小美、缤果盒子2.0版淘咖啡体验店、小麦智能便利店、fxBox、简24等等……但和其他的风口一样,无人便利店的模式也处在各种看衰声VS资本方持续布局的双重温度下。梅花天使创始合伙人吴世春曾说过,在新零售领域,无人值守的自动设备、创新销售模式、用互联网为传统零售赋能这三种业态更受投资人青睐,而据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8月共有超过20亿元资金投进了新型便利店中。

  淘宝用不到10年的时间改变了一代人的购物习惯,无人便利店又将走多远?

  不知是风往哪里吹、资本就朝哪里投,还是资本大潮涌流成风口的形状,总之资本大热往往会连着创业的喧嚣,理性和感性之间的抉择一直存在。投资人热衷寻找具备足够创新性的模式,不管是共享单车的起落还是无人零售的持续升温,又或者BATJ集体盯紧AI,所谓风口的形成,资本功不可没。

  新规震撼VC/PE圈:股权基金国有股转持政策大调整

  2017年VC/PE圈新规频出。今年11月18日,国务院印发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明确规《境内证券市场转持部分国有股充实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实施办法》(94号文)停止执行。

  此前的国有股转(减)持政策自2009年6月起开始实施,如今停止执行,将国有股转持前移,不再单独划转拟IPO企业国有股东股权,这意味着实施了8年之久的股权基金国有股转持政策迎来了重大调整,一时间引爆了股权投资圈,在有些机构看来,这对国有背景创投基金客观上形成了正面的影响,也有人认为,部分国有创投机构今后将有可能增加社保基金作为投资人。

  关于这一政策的具体影响,投资界此前的文章《昨天,一纸新规震撼了整个VC/PE圈!》中曾介绍深创投解读此次新规对国内VC/PE行业可能带来的影响:从募资端来看,有利于政府引导创投母基金和政府创投子基金的募集;从投资端来看,对成熟期项目的争夺将更趋激烈;从退出端来看,国有创投基金非上市退出案例日益增多。

  除了国有股转(减)持政策的调整,2017年私募股权行业政策方向也多有变化。

  4月份证监会带来大礼,允许非公开发行的创新创业公司债设置转股条款,满足多元化的投资需求。VC/PE募资又开新途径的同时,创投机构也迎来了税收新政,5月国家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的通知指示,京津冀等试点区域内,创投、个人天使投资人的投资可以按照70%的投资额进行抵税。

  5月27日史上最严减持新规出台,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要求大股东(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的股东)在二级市场减持股份每三个月只能减持1%,严厉打击“清仓式”减持等。

  PE控股型投资:并购重组仍是资本和产业结合的重要战场

  2017年上半年,百丽国际470亿元的退市动作,成了迄今为止港交所史上最大规模私有化案例,这也让私有化这类资本市场的特殊并购操作,再次升温。私有化完成后,高瓴资本集团持有其股份的56.81%,鼎晖投资将持有12.06%,高瓴资本将成为百丽国际的新任大股东。

  今年7月,万科组团厚朴、高瓴资本等参与新加坡物流巨头普洛斯私有化,在这起790亿元、被称作亚洲史上最大私募股权并购案里,万科集团占股21.4%、厚朴投资占股21.3%、高瓴资本占股21.2%。虽然普洛斯私有化并非PE控股,但同最大股东万科相比,厚朴投资和高瓴资本也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控股型投资,是通过收购拿下一家公司的控制权,对之进行并购重组、改善运营,甚至更换管理层等操作,然后享受这家公司增值带来的收益。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政策开始鼓励并购重组,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起审核78批并购重组,45起获无条件通过,27个有条件通过,6个没有通过。

  而监管层在并购重组领域,既关注质量,也关注对于上市公司和整个产业转型层面带来的影响,以及能否真正给投资者带来价值。小村资本的创始人、董事长冯华伟认为,并购重组实际是在助力传统产业,这些企业在遇到业务天花板后,可以通过并购重组来转化自身的效率。

  据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不完全统计,2017年截至目前共发生PE机构控股收购案例近10起,除了高瓴资本控股百丽以外,还包括PAG太盟投资集团对珍爱网的绝对控股权收购、韬蕴资本实现对易到的控股、联想控股耗资百亿收购卢森堡国际银行89.936%的股权等等……

  IPO退出大年:有的一年19家企业上市,有的12小时收获2家IPO

  在资本市场监管“稳中求进”的总基调下,2017年初IPO审核呈现加速态势,IPO核发数量每批达10多家。数据显示,近一年来IPO审核企业数量已达到约百家,通过率近90%,美股和港股也迎来爆发期。

  除了政策利好,2009-2011年掀起的全民PE热潮,也在几年后走入“退出潮”中,因此2017年对于很多VC/PE机构来说都是IPO退出丰收年。就在这个月,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结合清科集团私募通数据整理了2017年前11个月全国VC/PE 机构IPO成绩单,详情可戳此文《独家|2017年度IPO期末考试成绩出炉!中国VC/PE经历了波澜壮阔的一年》。

  可以看到,深创投在2017年前11个月一举收获了19家IPO企业,打破近几年的纪录,今年上半年就有9家被投企业成功敲钟,截至目前,这家本土创投巨头有累计上市投资企业134家;紧随其后的达晨创投在今年前11个月有17家被投企业上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清科创投在过去11个月迎来“神奇的12小时”,先是被投资企业简普科技(融360)在美国上市,接着中曼石油在上交所挂牌,整个过程不到12个小时,业内罕见。

  年初就有不少投资人预判,2017年会是一个投资与退出的大年,2016年共227家中企于A股上市,创下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而根据投资界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1月已经有251家企业成功IPO,这一记录不断被刷新。

  创投“国家队”大举入场:壮大创业投资资本力量

  在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外资和民资活跃的同时,国有资本也逐渐加入进来。去年9月“创投国十条”发布,推动创投主体多元化、拓宽创投市场资金来源,市场正式迎来了国家队,全年前3季度就有两支超千亿规模的国有基金落地。而2017年,“创投国家队”的资金逐步进入创投领域,壮大创业投资的资本力量。

  监管层不断放出政策利好,鼓励国有企业、地方政府、传统金融机构、大学基金会等各类机构投资者去投资创投基金和母基金。

  所以我们看到,2017年9月,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启动,由国科控股(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作为基石投资人,联合中央和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金融资本及社会资本共同设立。专项基金将以“母基金+直投”结合的方式投资,母基金规模为30-50亿元人民币。

  2017年10月,北京北航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牵头发起设立北航长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长鹰资本),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拟募集资金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立足北航科技成果产业化,打造“军民融合+先进制造”产业集群。

  我们还看到,于去年8月成立的、首期基金规模约2000亿人民币的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国风投),今年投出了联影医疗、英雄互娱旷视科技、思路迪等医疗、游戏、AI公司。

  中央企业涉水股权投资基金不在少数,据统计,目前国资委监管的90余家央企当中,已经设立相关资产管理机构并拥有PE业务的企业,数量在40家左右。

  依照政策导向来看,“创投国家队”入场,使得进行股权投资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可以进行科技创新股权投资了。而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作为国家新兴战略产业,更有望获得国有资本的垂青。

  早期投资:有人说它“已死”,有人觉得“活得很好”

  就在上个月,创投圈里疯传一篇题为《早期投资已死》的文章,文内说几位做早期投资的朋友,无一例外在做同一件事情,募中后期的成长基金,做天使出身的他们开始筹钱做VC甚至是做PE。

  今年以来,国内二级市场总体募资规模大幅增长,然而投资数量上却减少,机构投出去的钱多了,但是拿到投资的公司数量却变少。钱都奔向了已经在市场证明了商业模式、未来可期的稳定型公司,早期投资很难找到接盘侠。文中认为早期投资是过往人脉在未来的折现,但在新投资领域层出不穷的今天,这样的投资方法有些难以为继,只能眼睁睁看着中后期投资市场大跃进。中国创投江湖正在向二八法则回归理性。

  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资本会涌向后期的真正原因其实是管理费模式有利于基金管理人。许多大基金始终不忘早期投资,因为回报倍数高,又提供自产项目来源,只是为了在既定时间内把大量的钱投出去,实现回报,他们无法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早期项目上。

  不过,根据投资界硅谷方面的报道,虽然2016年的三、四季度,乃至2017年的第一季度,美国整体的早期投资都偏低迷,但今年二、三季度连续投资额超过200亿美元——硅谷早期投资的泡沫已经消退。并且,越来越多的大基金开始布局早期,后期项目估值越来越高,这对于体量小的基金也有不小的挑战。大洋彼岸的蝴蝶,不知能否,又或者何时震动翅膀影响到国内市场,据投资界硅谷,有些投资人的突破口则选在了更早期。


 (来源:投资界 2017/12/05)

2017创投圈关键词:PE做控股型投资、IPO退出大年、国家队入局、资本风口大起大落……

2017年12月06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博评网